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叶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军旅生涯二十载 尽忠报国 地方工作十七年 无私奉献

网易考拉推荐

援老抗美纪实(七)—— “ 蛇”的故事  

2010-04-14 22:29:17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出生在北方的我,小时候住在农村,对蛇并不陌生。现在住城市了,由于到处过度开发,自然环境恶化,蛇也多年见不到了。说到蛇,那还是在援老抗美期间,真的领教了。老挝是热带气候,热带雨林中还真有蛇的一方天下。一是种类多,什么花蛇,青蛇,毒蛇,莽蛇(反正咱不是专家也叫不出学名,就这么叫吧)。二是数量多,基本每天都要看到蛇,走几步就能看到蛇爬的痕迹,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踩到蛇。我们阵地中间有一块空地,也是我们连开会,吃饭,搞活动的地方,以班为单位围成圆圈吃饭时,有好几次蛇从旁边的草丛里钻出来扰乱大家的饭局。有时连队集合开会,蛇也往我们队列里钻。晚上站岗时也时常听到草丛里有"沙沙的”响声,当然首先想到的是不是有地面敌特来偷袭摸岗,再就是想到蛇了,不管是哪种情况,首先是上刺刀,子弹上堂,对准有响声的方向,挺紧张地,整个神经都绷紧了(都是单人站岗),直止声音消失为止,这种声音大多也是蛇在作怪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        还真有“草  上飞”
 
        据说有一种蛇能在草尖上飞,不知是真知假,但确实有种蛇能在草上爬行。我们的操场南面长着一大片“飞机草”,这种草有一人多高,说是草倒不如说是树,足有手指头一样粗,到了开花结果的季节,会结一种白色的毛绒绒地朵,风一刮是满山遍野的飞,似下雪一般。有一次收操后,无意中发现一条蛇缠绕着飞机草爬,把草压得东倒西歪,利用草的幌动,从这棵草悠荡到另一颗草上去,悠悠自在,像在演杂技一般。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得“草上飞”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米多长的蛇钻到了我的床底下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班搭建的帐篷,四周是用竹批(空心毛竹破开)编的篱笆,顶部先盖上一层雨毛毡,再盖一层“三防布”搭建而成。帐篷扎在北面山坡上开出的一块约20平方米的空地上,帐篷的北面有一棵大树,树不高但树冠很大,遮盖了大半个帐篷。一天中午,班里的战友们刚躺下准备睡觉,只听“砰”得一声,帐篷顶部闪幌了一下,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下来砸在了帐篷上,又顺着帐篷从南半坡向下滑落,又是“砰”得一声,好像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。帐篷的南墙根与山体间有一尺宽的小排水沟。这时听到有“吱吱”得声音,同时,靠山一面的篱笆墙在颤抖,我睡的床靠在南墙的中间位置,睡在我对面靠北墙的广西老兵李显东大叫一声“蛇",从床上一轱碌爬了起来。原来是一条大蟒蛇,足有碗口粗。因地势狭窄,可能无法掉头的缘故,便一头扎进了篱笆墙的空隙中,钻到我们的帐篷里来了。全班的弟兄们那个动作快呀,有的拿战备锹,有的拿战备镐,有的拿“半自动”还啪的一声上了刺刀,如同面临大敌一般。当我下床后看到时,蛇正从我的床下顺墙根往西跑呢,蛇比我的床铺还长,足有两米多。大家挤到一块对蛇一阵猛打,但由于床下空间狭窄,家伙施展不开,蛇受了轻伤没有至命,蛇很无奈的一头钻进西面篱笆墙的空隙里,逃之妖妖了。当我们从门口绕到后面去寻找时,大蟒蛇跑得已无影无踪了,这条大蛇没有抓到,我们全班的弟兄都感到十分的后悔。为了防止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,我们找来藤条对四面的篱笆墙进行了加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  三)       我一脚踩到了“竹叶青”的尾巴上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天早上,轮到我小值日,其他战友们都出操去了。小值日就是扫扫地,给战友们打洗脸水之类的活,可在老挝又增加一项任务,那就是烧开水,因为老挝“钩端螺旋体”等病流行,未经烧开的水禁用,也包括我们平时洗澡用水。我抱着劈柴准备先生火烧水,然后再去扫地。烧水的灶台是靠山体挖个坑,上面放一口铁锅。正当我拿着劈柴准备去烧火的时候,好像脚底下有个东西一闪,我本能的跳出一米多远,定神异看,一条“竹叶青”,三角脑袋,勃子较细,肚较粗,有一尺多长,还抬着头与我对视着。我也算灵机一动,顺手拿起江西兵张理胜(与我同年兵)的脸盆将蛇扣住了(这是个不坏也不是太好的主意)。出操回来的战友听说脸盆下面盖的是蛇,他比我胆子还小,硬是不敢去拿脸盆,最后还是我们山东籍的副班长给解了围,掀开了脸盆,用烧火棍挑着把蛇甩到了山脚下的河里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在战场上连死都不怕,难道还怕蛇吗?还别说,那还真有那么一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)           听二炮手讲“蛇”的故事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我们班有两次闹蛇的经历,所以战友们也经常拿蛇来吓唬人,自然平时蛇的话题也较多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平时吃过早饭的第一件事就是“做战备”,首先是全班人喊着口号用“洗拔杆”捅炮膛,而后是炮手按照分工檫火炮,一边檫总是还要唠叨点什么。我们的二炮手郭全景是69年入伍的河南范县兵,他懂得多经历的也多,话题老是讲不完。他就讲了一个“蛇”的故事。他讲得故事使你毛骨耸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跑“警报”,进入阵地要在入口处的炮弹箱上拿钢盔,边跑边戴钢盔,尔后“就炮位”。一炮手管方向,二炮手管高低。二炮手要按照指挥员通报情况通过瞄准镜搜索目标,此刻全班精力高度集中,高度紧张,有时紧张的空气都像涌固一般,仿拂就能听到心跳的声音,那可是随时都要准备射击的。这时二炮手感到勃子凉嗖嗖的,好像有条绳子在滑动,两眼余光看到还会动。顺着勃子——肩膀——胸口——肚——大腿往下滑,余光看到竟是一条两尺多长的大花蛇。在有敌情的情况下如因去驱赶蛇而怡误战机,那可是罪人呀。蛇通过炮盘掉到地上扬长而去了,等警报解除了,那条蛇早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        原来,钢盔是两层的,里面那一层是用帆布或牛皮带做得,一是带着舒服,二是戴着牢靠,这两层中间还有不小的空间,蛇就在里面藏着。因为跑警报时谁也顾不上去看钢盔里面有什么东西,直接戴在了头上,还要系上带子,所以,就连蛇一块戴在头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我自从听过这个故事,以后凡是摘下钢盔往炮弹箱上放的时候,总是小心翼翼地把钢盔放在炮弹箱盖上两根横隔中间的平面处,以防钢盔边沿与炮弹箱吻合不好而钻进蛇来。嘿黑,还是小心为好呀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